Quāáǎàn

错爱(得体/玉兰/帝后)

8:30:

*有一点自己的私设 总体背景按照电视剧的设定


*我又进入了灵感枯竭的瓶颈期 码了很久的文被我藏到现在


*挑战三对cp的情感 虐向


 


 


 


【得体】


 


 



我慢慢的品 雪落下的声音 


仿佛是你贴着我叫卿卿


睁开了眼睛漫天的雪无情 


谁来赔这一生好光景



 


 


 


-


 


 


 


傅恒原以为他是不会后悔的。


 


纵然姐姐如何央求,皇上一直坚定自己的态度。


就因为他是皇亲贵胄,是未来的心腹大臣,而魏氏不过是内务府的包衣出身。门不当户不对,在皇上眼里,他是不可多得的人才。魏璎珞则是满腹诡计的阴险女子。


 


娶妻娶贤。


 


这四个字他记得。


可喜塔腊氏未必担得起这个字。


 


皇帝对璎珞有多憎恶,长春宫上下都是一目了然。


他请旨率兵,攻克金川大乱,就为了求得一个恩典夺回自己日日捧在心尖上的人。


 


可是回宫后,皇上竟将她纳为贵人。


 


是,他的对手从来都是皇上。尔晴不过是皇帝用来掩护自己内心的借口。


姐姐作为妻子,温柔贤淑的够了。璎珞作为宠妃,所以不必磨去自己的棱角。


 


他后悔了。


 


比起用打仗来求取得到她,让她在处处都能平安,他更希望他能带走她。


 


魏璎珞,是傅恒的欲望。


她的好,她的坏,她的爱恨分明都是傅恒怦然心动的痕迹。


 


在年少的那段时光,他还是宫中的侍卫,每日都恪守原则的做着重复的事情,直到璎珞的出现,像是点燃生命中的火焰。


 


她给了他希望。


 


因为她,他愿意忤逆圣上,教训王爷,做着从前从未想过的事情。


 


所有的不得体,皆因喜欢,都是可以被接受的。


 


紫禁城的第一场雪,阻隔了他们。


此后傅恒最怕大雪纷飞的时节。


每一滴落下的雪,都是一道万劫不复的深渊。


 


相隔多久才能破镜重圆。


 


璎珞终成了旁人的可望不可及。


她为了皇帝生儿育女。


可她却越来越失去了年轻的影子。


同样的温柔,同样写得一手好字,连那眉眼间,竟都有些先皇后的模样。


 


所有的儿女,被她送到了各处抚养。


永琰被她送去了庆妃住所。


对外,她和皇上说,心有余而力不足。


只有她自己清楚,每晚看见永琰那双清澈的眸子,剑眉星目的样子,都像极了故人。


 


她忍着不去想。


 


又是一年雪月,海兰察带过他的最后一句话。


 


也好。


祝你方寸永不乱。


祝你日日平安。


 


在世间,本就是各人下雪。各人有各人的隐晦与皎洁。


 


错爱又如何,


我许你来世。


 


来世再爱吧,你有缘我有分。


到那时,我们再携手白头。


 


 


 


/


 


 


【玉兰】


 


 



盼与他 共剪烛西窗下


空惆怅 亦惘然牵挂


谁怜她 谱一生的凄凉


浮华梦一场



 


 


 


-


 


 


 


明玉原来是打算在宫里蹉跎一生的。


 


人人都道长春宫里的主子是宫中第一好,能进去混个一差半职都是莫大的荣幸。


明玉自知家境比不得旁人显贵,可偏偏皇后娘娘选宫女的时候,一眼相中了笑靥如花的她。


 


尔晴许多次嗔怪她无礼,不该继续留在宫里。也是皇后执意拉着她的手,说要吃她做的江米年糕。


 


皇后娘娘是多好的一位女子啊,温柔大气,端庄又自持。


她配得上世间最美好的词汇。


 


如果能一辈子陪在她身边,哪怕从宫女熬到姑姑,在守成嬷嬷,都是乐意的。


 


可是啊,她在皇后的庇护下顺风顺水走了那么多年,哪能一生遂愿?


 


长春宫的仙女选择了自由。


纯妃终究不是她的主子,她也知道自己的好运到了尽头。


 


海兰察,我穿嫁衣不好看,


下辈子再穿给你看吧。


 


活着,就得上花轿。


海兰察觉得这场悲剧是他逼着明玉收下的。


 


多可笑啊。


亲手编织出来的美梦送走了爱人。


 


纵然他日后夜夜不能寐,也该是明玉在怪他。


 


如果当时能多看一眼她,就会发觉出异样。


如果不这么心急娶她或是再早一些迎她入府,结局都不该是这样。


 


明明这是你的梦想啊…


为什么一言不发,连令妃都不知道真相。


 


从前他怕自己不能拥有爱情,索伦一族都是注定要去战场,他怕马革裹尸,怕一去不还。


御前醉酒的时候,他想就这般荒废一生也无妨。


 


一念之差,听懂了明玉答应嫁给他时话里蕴含的遗憾——


 


她总是会比他先离开。


 


皇帝看他,他想到了傅恒。


 


那套乾隆十一年买下的宅子,延禧宫置办好的嫁妆。


 


苦海泛起爱恨,在世间难逃命运。


你看这年复一年,春光不必趁早,冬霜不会迟到,相聚别离,都是刚刚好。


 


此生错爱一场,


明玉,那你就等等我。


 


我许诺过你会建功立业,名垂青史。


 


只是不曾想到过,这些富贵背后的代价,


是你。


 


 


 


/


 


 


【帝后】


 


 


 



曾经多少年把千山也望穿 


我用情诗去抵挡思念 


夜色灯火阑珊心却依旧孤单



 


 


 


-


 


 


 


一开始,弘历就是储君的人选。


 


何为爱情。


何为错付。


 


富察皇后不知道,


但富察容音清楚。


 


爱新觉罗家从不需要无能的皇后。


她年少喜欢弘历,拼死给他诞下永琏,是爱。


永琮死后,他用皇后身份禁锢她的悲,是错付。


 


大清不需要富察容音,但需要一位贤淑的皇后。


 


嫁作福晋的第二天,孝敬宪皇后罚她抄女则,训诫她为妇之道。


规矩体统,开始像咒一般围绕着富察容音。


 


一步一步,把她逼成近乎完美的富察皇后。


 


笑不为己,哭不守礼。


所以她看见那般快活的明玉,举止间的一颦一笑,尽是女儿家的天真。


魏璎珞,更是鲜活的存在。


 


容音一生本该是沉浸在爱里,如若不做皇后,她也会幸福一世。


 


可偏偏啊,


她爱的人有着这世上最尊贵的姓氏。


 


一朝松开了手,弘历日后也再难去握住。


 


身为帝王,有无数的女子争破了脑袋都想要立于他的身侧。


可容音只有一个。


 


富察府里会与他嬉笑似平常人家的青梅竹马,一展笑靥便是京城最美的风景的容音终于是离他越来越远。


 


天子可以有宠,但不可以有爱。


 


叹帝王无情,怜红颜薄命。


 


百转千肠,诉不完当时年少。


 


那日我鲜衣怒马从富察府到紫禁城好不风光,而你凤冠霞帔尽显女儿娇俏。


这场景,竟是此生再难求了。


 


爱恨嗔痴,皆是情缘因果。


可容音,此生错爱,若有来生,只愿你欢喜。


 


也罢。


 


留我一人,回叹过往。


 


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在心上,却不在身旁。


擦不干,你当时的泪光;路太长,追不回原谅。



你是我,不能言说的伤。






完.



评论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