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āáǎàn

【九辫】催生游击队(11)

@zzzzz小豆儿 来来来

可妮船:

*不要上升真人!


*仙女也是要放屁的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张云雷这两天没行程,索性带着糕糕回姥姥家呆了几天,但是杨九郎这边有工作走不开,一跟张云雷打电话就哼哼唧唧的撒娇,让快点儿回来。总共住了不到一周,杨九郎一天要视频八百遍,说是想闺女。糕糕想不想他不知道,但是每次见着手机就送到嘴边啃是真的。




  晚上十一点多,杨九郎收工回家洗了澡,坐在床上拨了个视频过去,那边响了半天才接。




  “回家了?”张云雷看样子也是刚洗完澡,头发还有点湿,穿着睡衣。




  “嗯,刚到家洗完澡。妈和闺女睡了?”




  “我妈早就睡了,你闺女晚上吃完奶就开始兴奋,我刚哄睡下。”张云雷打了个哈欠,歪头倚在了那,杨九郎这才看清他是在客厅里。




  “你怎么不吹吹头发,别感冒,什么时候回来啊,我都想你了……”




  张云雷忍不住笑了一下,“这不是天天都视频吗!”像是坐得不舒服,张云雷索性躺在了沙发上,“你晚上吃饭了吗?”




  “吃了,泡了个面。”杨九郎也躺在了床上,侧着身拿着手机,像是躺在他身边一样。




  “你别老是吃泡面,对身体不好。我后天就回家了。”




  杨九郎把手机切换到后置摄像头,手指着张云雷睡的位置,“快点回来吧,你不在家我自己睡这床感觉空落落的。”




  “你就会说好话哄我,在家的时候又气我。”张云雷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行了,都快十二点了,你明儿还有工作早点儿睡吧,给你看一眼闺女去。”




  张云雷拿着手机,小心翼翼的推开卧室的门,床上的糕糕睡的正香呢。不知道随了谁,糕糕特别爱侧着身子睡,两只小手放在脑袋旁,小肉脸嘟在了一块儿,隔着屏幕杨九郎也能看见闺女和她爹地一样浓密的睫毛。




  “看够没?我挂啦?”




  “等会儿,亲我一口再挂。”




  于是两口子就隔着屏幕,交换了一个爱的亲亲。




  张云雷回家那天刚好杨九郎这边工作也告一段落,他起了个大早开车过去把爷俩接回来,上车的时候丈母娘还说,




  “下次可别来了,你看翔子急的,我留他吃完午饭再走都不行!”




  小年糕最近要打疫苗了,之前一直都是张云雷带着去,这次杨九郎没事,俩人就一起带着闺女上医院,想着打完针正好逛一逛,三人很久没一起出门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其他小朋友的哭声吓到了,从进医院的开始糕糕就很安静,趴在张云雷怀里特别老实。直到被爹地抱着露出半个肩膀消毒的时候,糕糕都很平静。




  张云雷以前听说过鲸鱼的反射弧特别长,受了伤之后要十几秒后才能反应过来。不知道是不是体型庞大的生物都有这种通病,护士把针扎进去,药推进去,拔出来那一刹那糕糕才反应过来,撇着小嘴想了想,才哭出来。




  “不哭了不哭了,这不是打完了吗?”张云雷抱着闺女哄着却忍不住想笑,“你这反应也太慢了,都拔出来了你才觉出疼来呀?”




  糕糕咧着嘴露出下面的两颗小白牙,脸皱在一起,在张云雷怀里伸手抓杨九郎。张云雷捏了捏糕糕的小肉脸,“行啊你,我之前领你打针你也没哭过,今天你爸来你就哭?”




  杨九郎也跟着乐,把闺女接过去擦了擦没掉几颗的金豆豆,“啊,好了好了,爸爸抱,宝宝不哭了啊。”糕糕的米其林胳膊搭在爸爸的肩膀上,小脑袋转过去不看张云雷,还在啊啊的假哭。




  “行,啊,你们爷俩就欺负我吧。”




  因为没打算要买什么,两口子抱着糕糕决定就在附近的商场转一转,正好天转凉了给糕糕买几件衣裳。小孩子长得快,尤其吃的多的长得更是快,没事张云雷就跟杨九郎抱怨养个胖孩子太费钱了。




  “老人都说能吃是福嘛,咱闺女现在胖,等长大就瘦了。你看看这个怎么样?”杨九郎拿起件牛仔的小背带裙,里面搭了件泡泡袖的白T恤,T恤后面有一对小小的翅膀。




  “我觉得这翅膀是带不动你闺女。”




  大包小包的给糕糕买了一堆,俩人倒是没添什么。从糕糕的衣裳到鞋子,小到像口水巾小袜子还有发夹。张云雷抱着闺女跟在后面拎包的杨九郎说,这也就是生了个闺女,要是儿子可不这么买,穿安迪剩下的去。




  他们仨悠闲的逛着,不知道微博上炸了。有个姑娘刚好也在商场里,正巧遇上他们一家,远远的拍了几张照片没有上前打扰。照片里张云雷抱着糕糕,杨九郎在旁边一手推着婴儿车,一手提着袋子,俩人穿的黑白配T恤、同款的帽子加上情侣鞋。糕糕今天也好看,穿着件红白格的小裙子,脑袋上别着个红色的蝴蝶结,手里还捧着奶瓶在喝水。




  杨九郎回家刷微博看到这一条,看底下评论说想看小年糕本人,然后就有求必应的发了条ins:“女神打针也哭啊!”配了张糕糕香肩半露,在医院咧着嘴大哭,张云雷抱着她哈哈笑的照片。




  “孩儿他爸你这样做我会被杨年糕粉丝diss的知道吗?”张云雷正捏着鼻子给糕糕换纸尿裤,能吃能拉简直是他闺女的代名词了。




  




  晚上哄了闺女睡觉,俩人难得的凑到一起坐在客厅看看电视。电视上播的是个家庭肥皂剧,家长里短那点事儿,刚好演到两口子关于生不生二胎的事儿吵起来了。




  张云雷看了半天,也搞不清电视剧里的人是个什么脑回路,“我怎么看着他俩那么像去年的咱俩呢?”




  “好像是有点……但是可不一样啊,我可跟你没吵过架!”杨九郎赶紧摆手否认。




  “谁说这个了!”张云雷白他一眼,“我是感觉我也要被催二胎了。”




  杨九郎一伸胳膊,把人搂在怀里,“那领导,您是什么意见呢?反正要不要的全凭您一句话,我都听你的。”




  “我是觉得糕糕自己太孤单了,但是现在不行。”张云雷打了冷战,“我感觉我出月子没几天呢,再坐回去我能疯。”




  “行,那咱就顺其自然呗!”




  俩人坐了一会儿,张云雷手就开始不老实,靠在他怀里摸来摸去的,还一路往下,吓得杨九郎赶紧按住他的手,“你别忘了明天咱要拍杂志呢。”




  “拍杂志和咱俩办事儿有半毛钱关系吗?”张云雷翻身骑在了他身上,凑上去吻他,屁股在他胯间蹭来蹭去,不一会儿就能感觉到杨九郎的家伙硬起来了。“快点儿,做完好睡觉,明天上镜有黑眼圈儿就不好看了。”




  客厅里没开灯,电视被静了音,现在只负责发出点亮光照明。张云雷下半身光溜溜的骑在杨九郎身上,身上的棉t被卷到胸上面,露出胸前两颗红果。杨九郎嘴巴啃咬着终于属于他的地方,手指在张云雷后面缓慢的扩张,生过之后的好处就是比之前要敏感很多,不一会儿三根手指就进出自如了。和张云雷不同,杨九郎只把裤子褪下来一部分,露出待会该用的器具,撸了几下准备进去的时候,发现没有拿套。




  “媳妇儿?要不你先下去,我拿个套过来。”杨九郎拍拍身上人的屁股,但是张云雷被手指弄得正在兴头上,恨不得让杨九郎立马进来,哪还能等着他去拿东西。




  “今儿不戴了赶紧的吧!”




  张云雷腿分开跪在沙发上,扶着杨九郎的家伙一点点的坐进去,他们俩不常用这种姿势,因为张云雷嫌累得慌。刚一进去,俩人都不自觉地长舒口气,缓了一下,张云雷就扶着杨九郎的肩膀缓慢的动起来。动了一会儿他就开始耍赖,说累,趴在杨九郎肩膀上不起来。




  敌不动我动。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杨九郎是把这两句奉为真理的,也见惯了张云雷撒娇耍赖的样子,于是就慢慢的自己挺着胯。这姿势进的极深,不一会儿张云雷就觉得腰眼儿发酸坐都坐不住,于是掐着他的肩膀低下头要亲亲。




  “唔——”客厅里静极了,只有皮肉相撞,连带着沙发摇动发出的轻微声响。张云雷捧着他的脸,和他伸着舌头你来我往,感受着杨九郎在自己体内进出带来的快|感。




  他看过一部电影,里面说,‘当我们爱上一个人,就像有一百只蝴蝶在肚中翩翩起舞。’他不知道蝴蝶在肚子里跳舞是怎样的感受,但是他喜欢杨九郎,肯定是比一百只蝴蝶跳舞还要多的。这个男人很奇怪,像是会魔法,即使是结婚这么多年,却还像刚在一起谈恋爱一样,每天都有新鲜感,每天都会让自己更爱他一点。




  卧室里的小年糕还在酣睡,不知道客厅里的爸爸和爹地在做害羞的事情。也许是梦到了奶瓶吧,糕糕的口水流了一枕头,还‘噗’的一声放了一个屁。




———————————————tbc————————————————————  


太困了,先这样,么么


还有,我发现我掉粉了,哭唧唧Ծ‸Ծ

评论

热度(100)

  1. Quāáǎàn可妮船 转载了此文字
    @zzzzz小豆儿 来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