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āáǎàn

[九辫]包办婚姻(19)

@zzzzz小豆儿 ✌️

二手那个玫瑰:

我把我寄几个儿写哭了。


——————————————


19 当一个北京人爱你


“说完了么?”他伸过手去,再一次给张云雷掖了掖丝毫没有松开的被角儿,语气平淡。“说完了就歇着。”


 


没有人答话。病房里只有空调外机运作的轻微轰鸣如同夏日天空远处的隐隐雷声遮盖住两个人各怀心事的沉默,时间流逝里九郎知道张云雷看自己的眼神儿是怎样的。如同记得自他醒来夜里一共疼醒疼哭过多少次,如同知道前一天夜里他趁自己转个身的功夫对着洗手间的镜子艰难地掀开上衣偷看伤口时脸上是怎样的表情。


 


“我他妈没说完。”一字一顿。杨九郎自打认识张云雷起从没见过他这样认真地看向自己。


 


他用力闭上眼睛又睁开,拼命想要眨去泛红的眼圈:“我跟我爸说,找不回来的东西就算了,反正这婚本来也不是人家要结的。”


 


“……反正我这样儿以后怎么都是拖累你,倒不如我去跟老祖宗说了,咱就打这儿起,裂穴分家。”仿佛浑身力气都被这几句话耗尽了,他垂下眼帘,自言自语般喃喃:“从今往后你就去过你的吧,你就当从来也没认识过我。一笔勾销,两不相欠。”


 


杨九郎点头,每一字每一句都听见了。


 


“这回说完了?不说了?”


 


“你知不知道你刚刚说这话的时候让我想起什么来?”九郎靠窗站着,看见张云雷累极了而阖上的眼,喉咙里挤出的字句漂浮在空气里,沙哑破碎几乎听不出是自己的声音:


 


“我就想起来咱俩婚礼内天晚上。我喝得跟王八蛋似的,问你咱俩谁去睡沙发,你一句话没说从屋里抱出来一床被子。那时候你表情就跟现在一模一样,我能记一辈子。”


 


“你说戒指。是这戒指么?”杨九郎说着顿了顿,把左手递到张云雷眼前:“不就是这戒指么?”


 


然后他从无名指上把那枚已戴得光泽温润的卡地亚拔下来,转过身推开窗户随手往外一抛——


 


“我他妈不要了。”


 


他们的婚戒,亲密见证的时刻被张云雷亲手戴上、被他偷偷拍下来告诉这世界说“结了”,化为一个金色光点划过空气在视野里倏忽消失不见。一瞬间张云雷脸色惨白完全被吓坏了,那种要不是因为身上有伤他会立刻跳起来冲过去的惊恐一刀扎在九郎心上,疼成满地粉碎的渣儿。


 


你知道一个人和另一个人要相处多久才能说自己真的了解对方么?你确定你知道结婚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你爱他么?你都爱他什么?


 


杨九郎还记得自个儿结婚前喝的最后一局单身酒,那晚老周喝大了,抱着他胳膊说起这几年眼见过他身边儿所有来过又去的妞儿们。老周给他壮胆说没事儿兄弟,总有一天你会发现其实结婚就那么回事儿,跟谁结真有那么重要么?只要这人在你眼前晃悠你甭嫌碍眼就得了。


 


道理都懂,可惜九郎不服。精神洁癖吧,这话还是很久以前KIKI跟他吵架时说的。其实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不是。哪怕一秒也不能够忍受就那么回事儿的婚姻、貌合神离的玩笑和心口不一的白日梦,无非是因为你爱他。你爱他所以你需要他了解你,你爱他所以你无法忍受哪怕一秒他不爱你。


 


不知道。不确定。爱。我不爱他什么,我就爱他是他。


 


“因为这他妈根本没有你重要,你懂吗?磊磊,”九郎拧紧眉头艰难地喊他,注视他,为他抹去顺着眼角流淌过发际的眼泪。“你给我戴上戒指的时候你说过什么你忘了?你说以后无论贫穷还是富有,疾病还是健康,你愿意成为我的合法伴侣,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


 


他把那小孩儿紧握成拳的指头一根根掰开,展平,合拢在自己的手心儿里。“你说的我愿意啊,你都忘了?”


 


“我说过我愿意,我没忘。你没醒的时候大林上雍和宫替我跟菩萨求了件事儿,我说我从今往后什么都不要只要张云雷平平安安醒过来,他后半辈子有个叫杨淏翔的一人儿担了。”九郎猛然攥住手心儿里试图抽走的那只手,通红着一双眼喊他名字:“张云雷,连菩萨都答应我了,然后,现在,你告儿我说,咱俩就到这儿了让我去过我的,就当没认识过你,啊?”


 


“内对儿戒指那当初就是婚礼采购的时候顺带买的,他们问过咱俩谁意见了?啊?不就特么卡地亚么,咱不要了!等你好了咱去挑一对儿你喜欢的。以前我也没向你求过婚,你要是不嫌弃我就再求一次,你点个头儿,我重新追你我都乐意。”


 


“只要你别再跟我说那俩字儿了行吗?我真受不了啊,我听见都害怕。”嘴唇贴在张云雷冰凉的手背上,九郎闭上眼,把喉咙里哽咽的酸涩咽下:“别离开我,别再这么出事儿吓我了。”




-TBC-

评论

热度(164)

  1. Quāáǎàn二手那个玫瑰 转载了此文字
    @zzzzz小豆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