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āáǎàn

当然啦🙆🏻

留声机:

天下霸唱作品改编的《河神》主题曲《河》,该曲由“雨神”萧敬腾加持演唱,请欣赏。


ci茄子:

一日一推荐⭐Day.40
暑假档的网剧让我疯狂😍😘😘
河神无疑是质量高的一部,太对胃口了!!!
网剧的质量越来越高,猴开心了~
李现好帅啊啊啊啊啊啊😭😭

                      作曲 : 吴力匀

                       作词 : 邹强

                      心中有怨说怨

                      点烟告慰伤悲

                      求生灵免于难

                         神人共愤

                      命中无极注定

                       却不信宿命

                      背负河流的人

                         逆天辩冤

                  我驱散 所有的迷惘

                  战败那 无情的骄狂

                 我不再让世界跟着疯

                        再跟着疯

                  我看清 所有的虚谎

                  挑衅着 无知的暗疮

                 我不再让世界跟着疯

                       再跟着疯癫

                             No

                      入瓮水我敢淌

                      燎原火我愿踏

                      将要溃堤的梦

                         惊觉希望

                      命中无极注定

                       却不信宿命

                      背负河流的人

                         逆天辩冤

                   我驱散 所有的迷惘

                   战败那 无情的骄狂

                  我不再让世界跟着疯

                          再跟着疯

                   我看清 所有的虚谎

                   挑衅着 无知的暗疮

                  我不再让世界跟着疯

                        再跟着疯癫

                              No

                   我抛开 所有的慌张

                   抵挡着 伤害你的伤

                  我不再让你害怕寂寞

                         不再寂寞

                   我炸开 所有的虚谎

                   挑衅着 邪恶的骄狂

                  我不再让世界跟着疯

                        再跟着疯癫

                              No

【九辫】催生游击队(11)

@zzzzz小豆儿 来来来

可妮船:

*不要上升真人!


*仙女也是要放屁的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张云雷这两天没行程,索性带着糕糕回姥姥家呆了几天,但是杨九郎这边有工作走不开,一跟张云雷打电话就哼哼唧唧的撒娇,让快点儿回来。总共住了不到一周,杨九郎一天要视频八百遍,说是想闺女。糕糕想不想他不知道,但是每次见着手机就送到嘴边啃是真的。




  晚上十一点多,杨九郎收工回家洗了澡,坐在床上拨了个视频过去,那边响了半天才接。




  “回家了?”张云雷看样子也是刚洗完澡,头发还有点湿,穿着睡衣。




  “嗯,刚到家洗完澡。妈和闺女睡了?”




  “我妈早就睡了,你闺女晚上吃完奶就开始兴奋,我刚哄睡下。”张云雷打了个哈欠,歪头倚在了那,杨九郎这才看清他是在客厅里。




  “你怎么不吹吹头发,别感冒,什么时候回来啊,我都想你了……”




  张云雷忍不住笑了一下,“这不是天天都视频吗!”像是坐得不舒服,张云雷索性躺在了沙发上,“你晚上吃饭了吗?”




  “吃了,泡了个面。”杨九郎也躺在了床上,侧着身拿着手机,像是躺在他身边一样。




  “你别老是吃泡面,对身体不好。我后天就回家了。”




  杨九郎把手机切换到后置摄像头,手指着张云雷睡的位置,“快点回来吧,你不在家我自己睡这床感觉空落落的。”




  “你就会说好话哄我,在家的时候又气我。”张云雷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行了,都快十二点了,你明儿还有工作早点儿睡吧,给你看一眼闺女去。”




  张云雷拿着手机,小心翼翼的推开卧室的门,床上的糕糕睡的正香呢。不知道随了谁,糕糕特别爱侧着身子睡,两只小手放在脑袋旁,小肉脸嘟在了一块儿,隔着屏幕杨九郎也能看见闺女和她爹地一样浓密的睫毛。




  “看够没?我挂啦?”




  “等会儿,亲我一口再挂。”




  于是两口子就隔着屏幕,交换了一个爱的亲亲。




  张云雷回家那天刚好杨九郎这边工作也告一段落,他起了个大早开车过去把爷俩接回来,上车的时候丈母娘还说,




  “下次可别来了,你看翔子急的,我留他吃完午饭再走都不行!”




  小年糕最近要打疫苗了,之前一直都是张云雷带着去,这次杨九郎没事,俩人就一起带着闺女上医院,想着打完针正好逛一逛,三人很久没一起出门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其他小朋友的哭声吓到了,从进医院的开始糕糕就很安静,趴在张云雷怀里特别老实。直到被爹地抱着露出半个肩膀消毒的时候,糕糕都很平静。




  张云雷以前听说过鲸鱼的反射弧特别长,受了伤之后要十几秒后才能反应过来。不知道是不是体型庞大的生物都有这种通病,护士把针扎进去,药推进去,拔出来那一刹那糕糕才反应过来,撇着小嘴想了想,才哭出来。




  “不哭了不哭了,这不是打完了吗?”张云雷抱着闺女哄着却忍不住想笑,“你这反应也太慢了,都拔出来了你才觉出疼来呀?”




  糕糕咧着嘴露出下面的两颗小白牙,脸皱在一起,在张云雷怀里伸手抓杨九郎。张云雷捏了捏糕糕的小肉脸,“行啊你,我之前领你打针你也没哭过,今天你爸来你就哭?”




  杨九郎也跟着乐,把闺女接过去擦了擦没掉几颗的金豆豆,“啊,好了好了,爸爸抱,宝宝不哭了啊。”糕糕的米其林胳膊搭在爸爸的肩膀上,小脑袋转过去不看张云雷,还在啊啊的假哭。




  “行,啊,你们爷俩就欺负我吧。”




  因为没打算要买什么,两口子抱着糕糕决定就在附近的商场转一转,正好天转凉了给糕糕买几件衣裳。小孩子长得快,尤其吃的多的长得更是快,没事张云雷就跟杨九郎抱怨养个胖孩子太费钱了。




  “老人都说能吃是福嘛,咱闺女现在胖,等长大就瘦了。你看看这个怎么样?”杨九郎拿起件牛仔的小背带裙,里面搭了件泡泡袖的白T恤,T恤后面有一对小小的翅膀。




  “我觉得这翅膀是带不动你闺女。”




  大包小包的给糕糕买了一堆,俩人倒是没添什么。从糕糕的衣裳到鞋子,小到像口水巾小袜子还有发夹。张云雷抱着闺女跟在后面拎包的杨九郎说,这也就是生了个闺女,要是儿子可不这么买,穿安迪剩下的去。




  他们仨悠闲的逛着,不知道微博上炸了。有个姑娘刚好也在商场里,正巧遇上他们一家,远远的拍了几张照片没有上前打扰。照片里张云雷抱着糕糕,杨九郎在旁边一手推着婴儿车,一手提着袋子,俩人穿的黑白配T恤、同款的帽子加上情侣鞋。糕糕今天也好看,穿着件红白格的小裙子,脑袋上别着个红色的蝴蝶结,手里还捧着奶瓶在喝水。




  杨九郎回家刷微博看到这一条,看底下评论说想看小年糕本人,然后就有求必应的发了条ins:“女神打针也哭啊!”配了张糕糕香肩半露,在医院咧着嘴大哭,张云雷抱着她哈哈笑的照片。




  “孩儿他爸你这样做我会被杨年糕粉丝diss的知道吗?”张云雷正捏着鼻子给糕糕换纸尿裤,能吃能拉简直是他闺女的代名词了。




  




  晚上哄了闺女睡觉,俩人难得的凑到一起坐在客厅看看电视。电视上播的是个家庭肥皂剧,家长里短那点事儿,刚好演到两口子关于生不生二胎的事儿吵起来了。




  张云雷看了半天,也搞不清电视剧里的人是个什么脑回路,“我怎么看着他俩那么像去年的咱俩呢?”




  “好像是有点……但是可不一样啊,我可跟你没吵过架!”杨九郎赶紧摆手否认。




  “谁说这个了!”张云雷白他一眼,“我是感觉我也要被催二胎了。”




  杨九郎一伸胳膊,把人搂在怀里,“那领导,您是什么意见呢?反正要不要的全凭您一句话,我都听你的。”




  “我是觉得糕糕自己太孤单了,但是现在不行。”张云雷打了冷战,“我感觉我出月子没几天呢,再坐回去我能疯。”




  “行,那咱就顺其自然呗!”




  俩人坐了一会儿,张云雷手就开始不老实,靠在他怀里摸来摸去的,还一路往下,吓得杨九郎赶紧按住他的手,“你别忘了明天咱要拍杂志呢。”




  “拍杂志和咱俩办事儿有半毛钱关系吗?”张云雷翻身骑在了他身上,凑上去吻他,屁股在他胯间蹭来蹭去,不一会儿就能感觉到杨九郎的家伙硬起来了。“快点儿,做完好睡觉,明天上镜有黑眼圈儿就不好看了。”




  客厅里没开灯,电视被静了音,现在只负责发出点亮光照明。张云雷下半身光溜溜的骑在杨九郎身上,身上的棉t被卷到胸上面,露出胸前两颗红果。杨九郎嘴巴啃咬着终于属于他的地方,手指在张云雷后面缓慢的扩张,生过之后的好处就是比之前要敏感很多,不一会儿三根手指就进出自如了。和张云雷不同,杨九郎只把裤子褪下来一部分,露出待会该用的器具,撸了几下准备进去的时候,发现没有拿套。




  “媳妇儿?要不你先下去,我拿个套过来。”杨九郎拍拍身上人的屁股,但是张云雷被手指弄得正在兴头上,恨不得让杨九郎立马进来,哪还能等着他去拿东西。




  “今儿不戴了赶紧的吧!”




  张云雷腿分开跪在沙发上,扶着杨九郎的家伙一点点的坐进去,他们俩不常用这种姿势,因为张云雷嫌累得慌。刚一进去,俩人都不自觉地长舒口气,缓了一下,张云雷就扶着杨九郎的肩膀缓慢的动起来。动了一会儿他就开始耍赖,说累,趴在杨九郎肩膀上不起来。




  敌不动我动。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杨九郎是把这两句奉为真理的,也见惯了张云雷撒娇耍赖的样子,于是就慢慢的自己挺着胯。这姿势进的极深,不一会儿张云雷就觉得腰眼儿发酸坐都坐不住,于是掐着他的肩膀低下头要亲亲。




  “唔——”客厅里静极了,只有皮肉相撞,连带着沙发摇动发出的轻微声响。张云雷捧着他的脸,和他伸着舌头你来我往,感受着杨九郎在自己体内进出带来的快|感。




  他看过一部电影,里面说,‘当我们爱上一个人,就像有一百只蝴蝶在肚中翩翩起舞。’他不知道蝴蝶在肚子里跳舞是怎样的感受,但是他喜欢杨九郎,肯定是比一百只蝴蝶跳舞还要多的。这个男人很奇怪,像是会魔法,即使是结婚这么多年,却还像刚在一起谈恋爱一样,每天都有新鲜感,每天都会让自己更爱他一点。




  卧室里的小年糕还在酣睡,不知道客厅里的爸爸和爹地在做害羞的事情。也许是梦到了奶瓶吧,糕糕的口水流了一枕头,还‘噗’的一声放了一个屁。




———————————————tbc————————————————————  


太困了,先这样,么么


还有,我发现我掉粉了,哭唧唧Ծ‸Ծ

[九辫]包办婚姻(19)

@zzzzz小豆儿 ✌️

二手那个玫瑰:

我把我寄几个儿写哭了。


——————————————


19 当一个北京人爱你


“说完了么?”他伸过手去,再一次给张云雷掖了掖丝毫没有松开的被角儿,语气平淡。“说完了就歇着。”


 


没有人答话。病房里只有空调外机运作的轻微轰鸣如同夏日天空远处的隐隐雷声遮盖住两个人各怀心事的沉默,时间流逝里九郎知道张云雷看自己的眼神儿是怎样的。如同记得自他醒来夜里一共疼醒疼哭过多少次,如同知道前一天夜里他趁自己转个身的功夫对着洗手间的镜子艰难地掀开上衣偷看伤口时脸上是怎样的表情。


 


“我他妈没说完。”一字一顿。杨九郎自打认识张云雷起从没见过他这样认真地看向自己。


 


他用力闭上眼睛又睁开,拼命想要眨去泛红的眼圈:“我跟我爸说,找不回来的东西就算了,反正这婚本来也不是人家要结的。”


 


“……反正我这样儿以后怎么都是拖累你,倒不如我去跟老祖宗说了,咱就打这儿起,裂穴分家。”仿佛浑身力气都被这几句话耗尽了,他垂下眼帘,自言自语般喃喃:“从今往后你就去过你的吧,你就当从来也没认识过我。一笔勾销,两不相欠。”


 


杨九郎点头,每一字每一句都听见了。


 


“这回说完了?不说了?”


 


“你知不知道你刚刚说这话的时候让我想起什么来?”九郎靠窗站着,看见张云雷累极了而阖上的眼,喉咙里挤出的字句漂浮在空气里,沙哑破碎几乎听不出是自己的声音:


 


“我就想起来咱俩婚礼内天晚上。我喝得跟王八蛋似的,问你咱俩谁去睡沙发,你一句话没说从屋里抱出来一床被子。那时候你表情就跟现在一模一样,我能记一辈子。”


 


“你说戒指。是这戒指么?”杨九郎说着顿了顿,把左手递到张云雷眼前:“不就是这戒指么?”


 


然后他从无名指上把那枚已戴得光泽温润的卡地亚拔下来,转过身推开窗户随手往外一抛——


 


“我他妈不要了。”


 


他们的婚戒,亲密见证的时刻被张云雷亲手戴上、被他偷偷拍下来告诉这世界说“结了”,化为一个金色光点划过空气在视野里倏忽消失不见。一瞬间张云雷脸色惨白完全被吓坏了,那种要不是因为身上有伤他会立刻跳起来冲过去的惊恐一刀扎在九郎心上,疼成满地粉碎的渣儿。


 


你知道一个人和另一个人要相处多久才能说自己真的了解对方么?你确定你知道结婚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你爱他么?你都爱他什么?


 


杨九郎还记得自个儿结婚前喝的最后一局单身酒,那晚老周喝大了,抱着他胳膊说起这几年眼见过他身边儿所有来过又去的妞儿们。老周给他壮胆说没事儿兄弟,总有一天你会发现其实结婚就那么回事儿,跟谁结真有那么重要么?只要这人在你眼前晃悠你甭嫌碍眼就得了。


 


道理都懂,可惜九郎不服。精神洁癖吧,这话还是很久以前KIKI跟他吵架时说的。其实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不是。哪怕一秒也不能够忍受就那么回事儿的婚姻、貌合神离的玩笑和心口不一的白日梦,无非是因为你爱他。你爱他所以你需要他了解你,你爱他所以你无法忍受哪怕一秒他不爱你。


 


不知道。不确定。爱。我不爱他什么,我就爱他是他。


 


“因为这他妈根本没有你重要,你懂吗?磊磊,”九郎拧紧眉头艰难地喊他,注视他,为他抹去顺着眼角流淌过发际的眼泪。“你给我戴上戒指的时候你说过什么你忘了?你说以后无论贫穷还是富有,疾病还是健康,你愿意成为我的合法伴侣,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


 


他把那小孩儿紧握成拳的指头一根根掰开,展平,合拢在自己的手心儿里。“你说的我愿意啊,你都忘了?”


 


“我说过我愿意,我没忘。你没醒的时候大林上雍和宫替我跟菩萨求了件事儿,我说我从今往后什么都不要只要张云雷平平安安醒过来,他后半辈子有个叫杨淏翔的一人儿担了。”九郎猛然攥住手心儿里试图抽走的那只手,通红着一双眼喊他名字:“张云雷,连菩萨都答应我了,然后,现在,你告儿我说,咱俩就到这儿了让我去过我的,就当没认识过你,啊?”


 


“内对儿戒指那当初就是婚礼采购的时候顺带买的,他们问过咱俩谁意见了?啊?不就特么卡地亚么,咱不要了!等你好了咱去挑一对儿你喜欢的。以前我也没向你求过婚,你要是不嫌弃我就再求一次,你点个头儿,我重新追你我都乐意。”


 


“只要你别再跟我说那俩字儿了行吗?我真受不了啊,我听见都害怕。”嘴唇贴在张云雷冰凉的手背上,九郎闭上眼,把喉咙里哽咽的酸涩咽下:“别离开我,别再这么出事儿吓我了。”




-TBC-